下半山

可以催更 但没有用。

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在失眠,离你成年只剩下十天。

想一想还挺奇妙的,已经喜欢你一年零三个月了,我做人做事都三分钟热度,喜欢你这件事能坚持到现在,也委实让我震惊一下。现在来看也不用太担心,应该还会坚持着喜欢你很久。

一年过去了,你从十七岁到十八岁,当然从外表上已经没什么变化了,我仔细端详你,觉得也找不出什么茬,充其量脸再瘦一点,下颌再尖一点。

哦,还有长高了,这个必须要说,也希望你不要骄傲,去了北电跟着哥哥好好吃饭,再蹿个几厘米啊。


可能年月叠加,看人也会有所不同吧,总感觉你在这365天里完成了成倍的蜕变,诚然我佛系又懒得看物料,但这不代表为娘不关心你的成长哈,你的每一条个人微博我都欣...

13

翔霖|智齿消失事件

*星焰燎野联文

*比较混乱 比较隐晦

*现背

*ooc


下一棒@趁早见 


0.


严浩翔在单人床上被闹钟叫起来的时候,嘴巴右侧的牙龈还在隐隐作痛,是下面一排牙齿的尽头,理论上长智齿的位置。


昨晚窗帘没有拉满,漏了一道缝出来,夏天日头高,没到八点就已经很亮,光斑隔着夏凉被加热胳膊,严浩翔翻了个身躲到阴凉的位置,依然阖着眼睛,嘴唇闭得紧紧的,舌尖从内侧抵住下面一排牙齿,从齿列正中间往右边缓慢地挪。


一颗,两颗……好像是六颗?牙长得很齐,牙齿和牙齿之间的界限不算分明,舌尖在此刻有些迟钝,毕竟不是透视镜,也许是数错了。他又立起舌尖数...

1 27

严浩翔18岁生贺-星焰燎野-联文终宣


宇宙深处涌下落雨

空气在发一场低温的烧

星云流动闪烁

原野腾起湿润的风


下一站是十八岁

目的地写在手心

世界缄默无声

只待你去点亮


严浩翔十八岁生日在即,我们邀请到十八位正式写手老师以及三位老师作为惊喜掉落,共同献礼严浩翔了不起的十八岁,以期小小少年的十八岁光辉灿烂、像狮子座的三重星一样,永远炽热明亮


▷联文具体:

0:00   @下半山 

翔霖《智齿消失事件》

长智齿真的好痛苦啊,他想。


0:30  @趁早见 

祺翔《磁极相同的地方》...

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,如果以后乙女产出变多甚至主产乙女的话,是我换一个号来写还是就在这个号上写?

另:换号的话,出于个人心态,可能不会另行公布,就直接重新开始啦!

14

【午睡12:00 翔我|云烟】

上一棒@过山舟 

下一棒@尖沙咀说唉 


-我好久没见他了。


*破镜不重圆

*很淡 很淡的第一人称

*bgm: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-陈楚生(live)

*ooc


公司最近接了个项目,技术部首当其冲,加班加到十点钟。设定完程序就算下班,明天一早再来跑完。测定不算危险,但最近监测部门有督导派下来监督,也就不能过夜跑了。


从地库开了车上来,等红绿灯的间隙我抬头看,隔着一条马路相望的CBD还热闹着,最近的一幢金融大楼灯火通明,再回头看我们小公司,只技术研发部的位置有几点光亮。


还是金钱决定生产力啊。我兀自想着,握着摇杆...

11 51

几多情话合志《0416》repo


来吧让我来做第一个repo人!很幸运能在四月份和几位老师一起为小张送上祝福,感谢策划@春日贺礼 的倾情付出,很用心地为封设和内页忙前忙后、还给每位参本的老师写了长评手写信哈哈哈哈哈!(本人做不到的)实物很漂亮,睡前读物+1!

最后,很幸运遇到你。

5 15

停更说明

因为三次要考研所以2022剩下的时间都不会有额外更新啦,如果有掉落就是已经接好的联文;因为要复健的缘故所以23年前两个月我应该也是产出比较少的状态,辛苦大家等我半年啦。

23年会把除最终解之外的连载全部填上(暂定的画饼计划是这样),也会试着尝试更多。

最后也祝大家学业顺利、身体健康,期待下次见面。

10 8

海报宣图/封设/排版/印刷工作室推荐-持续更新

噜!因为自己经历了两次出本也做了几个联文策划,算是积累了一点点经验,也约过不少老师,就简单做一个安利向叭!

(约过比较熟悉的老师我就直接艾特了 还没有约过的本社恐就放主页链接啦)先致歉打扰到各位老师!(鞠躬)


/写在前面:私以为所有老师的作品都是物有所值甚至物超所值的,所以不标明价位啦&仅代表我本人的审美倾向,无优劣之分,所有的产出老师都值得尊敬!& 大部分老师多技能点亮,仅收在一个部分里,详情可点进老师主页探索!


#海报/宣图:


 LofID:@李浩歌 

作图特别漂亮的老师!约过几次稿子都是一稿过!老师对图...

12 36

祺鑫|北京欢迎你

*现背

*继续顺利相爱 两个小孩

*ooc


张真源今天也没待在大平层,给的理由是为了学分参加了学校的社会实践,要出去跑东跑西,住别墅方便点。丁程鑫笑眯眯地在电话里跟他应了,手指点进北电的信息门户界面,社会实践一栏写着“已修满”,项目是冬奥会志愿者。


丁程鑫挂掉电话,划开平板找了个电影投屏到墙上。马嘉祺在厨房刷碗理筷子,晚饭刚刚吃完,他踱去厨房搂马嘉祺的腰,马嘉祺正抬高胳膊往架子上垒碗碟,又被他坠得往下去,无奈分了只手去握他的手腕,嗓音是松松的纵容,“怎么了?”


丁程鑫就躲在马嘉祺身后笑,他手指上还带着点洗过碗后的水珠,烙在皮肉上蒸发,留下一点转瞬...

2 258

把321换成这样的文字并不会显得你有多真诚。

如果想要在我的评论区刷粮票,请你发三条长评,不重复、真情实感、贴合文章内容和逻辑;自我感觉这个要求不算过分,我辛辛苦苦写了这么大几千字,你想拿评论换粮票,也得对得起我欣喜无比点开评论通知“3”时以为找到共鸣所怀有的期待。如果你不愿意,那给我打钱,我打赏开着,先打赏再刷评论。

再出现这种不给钱还白嫖的情况我就拉黑了,谢谢。

15 51
 
1 / 16

© 下半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